[退出]

长乐生活网_帐号登录

× 没有帐号?
长乐生活网>网销 > 正文

美国帅气学霸摆摊卖眼镜,竟是为了中国3000万农村孩子

2017-11-28 20:02:07 来源:长乐生活网
摘要:为帮助云南贫困地区的近视孩子,Sam Waldo创立了自己的公益眼镜品牌,通过阿里巴巴平台找到了合适的供应商,今年还在天猫开了店,这位哥伦比亚大学高材生做的不只是眼镜生意。

文/倪轶容

在北京“时尚心脏”三里屯,见到外国人的概率非常高,但是,摆地摊的外国人,却不常见。

Sam Waldo 就是这样一位在三里屯摆地摊的美国人。他的摊位上摆放着各种造型时尚的墨镜,以及他和中国贫困地区孩子们的合影。Sam并不是个外向的人,所以他总是羞于大声叫卖,事实上,摆地摊这件事本身,就是他克服了很大的心理障碍才做的。但是,好奇的人们总会被金发碧眼的他所吸引,围到他身边来问东问西。这时的他,则会打开话匣子,和人们聊起这些年来自己在中国的生意和生活——不过,和其他摆地摊的人一样,他也要小心翼翼地留心城管的“突袭”。

Sam在摆地摊

Sam贩卖的墨镜,是他自己的品牌——Mantra旗下的产品。而亲自摆地摊亦绝非“炒作”。事实是,这个由Sam和另一位美国小哥Andrew Shirman联合创立的品牌是个公益潮牌,实行“买一捐一”模式,利润除了维持品牌本身的开支,基本上都用在了在云南的公益事业上。“所以,我们确实没有钱去开昂贵的实体店。”Sam有些不好意思地说。如今,Sam和自己的公益组织已经无偿为超过20万多名云南的贫困学生进行了视力检查,并为他们配制了好2万多副近视眼镜。

摆地摊不是Sam采用的唯一的省钱方式。为了砍掉中间商,他直接去寻找生产厂家,最终在阿里巴巴上找到了合适的工厂。Sam表示,自己既没有生产的经验,也没有做品牌的经验,在这个过程中,最怕的就是被“坑”。所幸,有阿里巴巴这样的电商平台,能让自己获得相对透明的信息。

哥伦比亚大学高材生的支教情节

Sam的父亲是一位石油地质科学家,母亲是一位作家。因为父母工作的缘故,Sam小时候在荷兰、英国、科威特等国家都居住过。

2006年至2007年期间,因为奥运会即将在北京举办,学中文突然成了美国的“时尚潮流”。当时正在哥伦比亚大学就读的Sam回忆,那时中文课在哥大“爆满”,而自己学的就是东亚研究和经济学,本来就对中国有一定了解,因此对中国更加好奇。

2010年大学毕业后,Sam参与了美丽中国(Teach For China)公益支教项目,来到了中国云南。“大部分外国人来中国,首选的或许是北京、上海这种大城市,但对于我来说,中国的偏远地区、农村却更有吸引力。”

Sam来到了云南省临沧市云县涌宝镇,在这里做一名英语老师,一呆就是两年。“可能是因为我比较年轻,不像其他老师那样会给孩子们立规矩,所以这里的孩子们都不怕我!”回忆起这两年的生活,Sam觉得孩子们更把他当个哥哥。他至今还记得那个镇上的水库,以及给孩子们上课的情景。

在和办公室其他老师的聊天中,Sam了解到,近视成了困扰孩子们的一个大问题。他发现,确实有坐在后排的孩子,因为看不清,不得不走到教室前面来抄板书。这些近视的孩子父母都外出打工了,作为留守儿童,他们没有条件去配眼镜。随后,Sam了解到,如果近视问题没法解决,这些孩子在成年之后的职业选择将受到限制,在同等情况下,收入会比同龄人少大约20%。

能不能想个办法,为孩子们提供免费的眼镜?支教结束之后,Andrew成立了公益组织“点亮眼睛”,Sam也加入,成了早期的项目运营官,开始为孩子们进行免费的视力检查,并为他们免费配镜。

“在中国,一切都不容易,但一切皆有可能”

很快,Sam 就意识到,仅仅依靠捐赠,公益事业很难做得长久。这和他一次不愉快的经历有关。当时,有一家新加坡的公司表示愿意捐助他们的公益项目,但是要求Sam团队为公司录制一个宣传片。然而,当宣传片被录制成功之后,对方却表示,由于某种原因,不愿再捐助“点亮眼睛”项目。“但是,他们却在各种场合播放着我们为他们录制的宣传片!”Sam很气愤却又无可奈何。

在美国,“社会企业”的概念很流行,即用经营企业的模式来经营公益事业,这样公益事业就能变得更独立,不用再依附于捐赠。是否也能在中国成立这样一个社会企业?创建一个眼镜品牌的想法开始在Sam的心头萌芽。

此前,Sam在中国生活、工作,并没有觉得太艰难,但自2016年踏上品牌创建之路后,他却尝到了未曾有过的艰辛。仅仅是注册公司这个流程,Sam就跑了很久,而寻找供应商的过程,更是让他头疼不已。

Sam的工作照

Sam和合伙人几乎找遍了身边所有认识的人,向他们打听哪里有靠谱的工厂。但最后,他们找到的都是中间商。“绕了一大圈,结果要么工厂做出来的产品不符合我们的预期,要么最后的价格远超我们的预算。”

正当所有人都觉得这事儿可能折戟的时候,Sam想到了阿里巴巴。“生活在中国,即使外国人也不可能不知道阿里巴巴。”Sam说。他开始在阿里巴巴内贸平台1688上寻找,最后找到了一家位于深圳的工厂,在预算和品质上基本都能符合要求,这令他兴奋不已。如今,一共有两家工厂为Mantra生产眼镜。

在Sam看来,在中国做生意,最怕的就是被“坑”。过去找的中间商,说不上是欺骗他,但过高的报价,或者不按照约定交货,都给他造成了很大的困扰。相反,阿里巴巴上能提供透明的信息,让他直接对接工厂,省去了不少麻烦。在那之后,Sam把自己微信朋友圈的签名改成了“在中国,一切都不容易,但一切皆有可能”。

随后Sam要面对的还有品牌塑造等一系列的问题。但经历过找工厂这一“劫”,他不再把这件事想得很困难。Mantra的目标人群为都市白领,他们通常爱时尚,也热衷公益,但因为工作繁忙,却常常没时间参加公益。于是,团队为品牌设计了“越爱臭美,就越爱这个世界”的slogan,把时尚和公益两个元素结合了起来。每当消费者买到Mantra的墨镜,就会在里面看到一个二维码,扫一扫二维码,就可以看到捐赠的眼镜会去往云南什么地方。在Sam看来,其实有公益心的人不少,而他们所渴望的,其实就是这样一种信息透明的参与感。未来,他希望利用AR等高科技,让消费者不用出门,就可以参与到云南访校的行程中去。

除了摆地摊,品牌也以合作的方式入驻了一些线下的时尚买手店。没想到,今年潘石屹也走进了北京的一家店,试戴了Mantra的眼镜。当Sam提出要送一副给潘石屹的时候,潘石屹拒绝了,坚持要自己买一副。潘石屹说,之前了解过Mantra这个品牌,这次来就是要身体力行自己购买,以此来实践“买一捐一”的理念。这令Sam激动不已。

Sam和潘石屹

今年,Mantra还在天猫上开了店。“感觉开天猫店,对品牌来说是个很好的背书。”Sam表示,一说自己的品牌在天猫有店,似乎人们就更愿意合作。

Mantra眼镜天猫旗舰店

捐眼镜仅仅是个开始

Sam的公益,并不止于为孩子们捐眼镜。此前,他在回访的时候了解到,因为学校所在的偏远地区戴眼镜的人较少,很多孩子因为不习惯,或者怕别人嘲笑,而放弃了戴眼镜。为此,“点亮眼睛”专门启动了“护眼大使”行动,让当地的老师成为志愿者,为孩子们讲解保护视力的基本知识,教他们眼镜的基本护理方法,还教他们简易的眼保健操。甚至,为了让孩子们不觉得戴眼镜“丑,而且奇怪”,Sam还开玩笑,建议学校没有视力问题的校长也戴一副平光眼镜。

Sam和孩子们

在Sam看来,其实贫困地区孩子们面对着诸多问题,比如家庭的破裂、心理的问题等等,而近视,仅仅是叠加其上的另一个问题。但是有时候,从这个容易被解决的问题入手,却可以给孩子一些信心和勇气。

张莹莹(化名)是云南芒市一位12岁的小学生,爸爸去世后,改嫁的母亲把她留给阿姨照顾。得了近视眼的她一直无法佩戴眼镜,需要眯着眼睛看黑板,有时被老师叫起来回答问题也答不上,渐渐地,她变得沉默寡言。不过,自从戴上了Sam团队捐赠的眼镜,她慢慢又有了之前活泼的样子,清晰的世界给了她更多的自信。她说,之后想当医生,或者老师。而如今她最喜欢的,就是坐在窗边看外面。

这仅仅是Sam帮助过的一个孩子,这些年来,他听说过太多类似的故事。“中国农村有2.2亿学生,其中有超过3000万的孩子存在视力问题。”Sam希望,至少能从这个问题入手,或多或少地去重塑这些孩子未来的人生。

文章标签:孩子 农村 为了 眼镜
相关新闻

网友评论
请登录后进行评论| 热度:

请文明发言,还可以输入140

您的评论已经发表成功,请等候审核

小提示:您要为您发表的言论后果负责,请各位遵守法纪注意语言文明

微信 QQ空间 微博    
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

©长乐生活网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