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退出]

长乐生活网_帐号登录

× 没有帐号?
长乐生活网>审美 > 正文

袁运甫 在人群中 在我们身边

2017-12-22 12:45:45 来源:长乐生活网

他是首都机场壁画《巴山蜀水》和中华世纪坛《中华千秋》的作者,他与夫人钱月华共同创作的建国门地铁站大型壁画《中国天文史》广为大众熟知。2月13日,84岁的着名艺术家、艺术教育家袁运甫先生不幸去世。一时间,他的同事、学生、艺术爱好者用各种方式表达对他的追思。在12月18日的遗体告别式上,我在人流中看到鲜花簇拥着的袁先生,深有“身躯常去、德艺长存”之感。袁先生走了,又没走——在首都机场、在世界公园、在人们大会堂、在太庙、在中华世纪坛、在许许多多公共场所、在人群中,我们与他常见……

艺术光华之路的重要传人

袁运甫先生是个什么样的人?他的路是怎么走过来的,又伸向哪里?光华之路——倏忽间我想到了这四个字。

光华之路,我借指中国现代美术的发展之路。这里有“大光华”和“小光华”之称。

先说“大光华”。光华,出自《尚书大传》:“日月光华,旦复旦兮”。自兹及今,一直是高格的赞词。复旦大学的校名,即出自这里。今年4月,一场囊括了张光宇、卫天霖、吴大羽、张正宇、庞薰琹、丘堤、祝大年、张仃、古元、吴冠中、苏天赐、沙耆等12位艺术家的“光华之路——中国现代艺术展”,受到社会的关注和热议。这是一条大师辈出、多元纷呈、中西融合、创造为上的现代主义之路。而说起袁运甫先生,他几乎与这里的每一位艺术家都有交集、牵连、延展。

再说“小光华”。光华路,这是穿越北京朝阳区东三环的一条路,原来的中央工艺美术学院即建在那里。1956年,中央工艺美术学院设立,24岁的袁运甫成为该院的青年教师,与创院的庞薰琹、雷圭元、祝大年以及不久加入的张光宇、张仃等艺术家成为同事。1964年,卫天霖、吴冠中等人也成为中央工艺美院的教师。袁运甫与这个光华路艺术家集群融在一起,再也没有分开,成为承上启下的教授和学术带头人。无论从大光华或小光华的视角,顺着中国现代主义之路的线索,我们都找到了袁运甫的身影,这个交汇和递传的关节处,站着袁运甫先生。

袁运甫1933年出生在江苏南通一个书香世家,1949年,他幸运地考上了国立杭州艺术专科学校,起步期即遇到了影响他人生的第一批重要导师,这就是林风眠和吴大羽。他曾对我说,当年吴大羽挂在学校画室里的两幅巨型油画《工读》和《还乡》的强烈色彩,让他的记忆永远磨灭不掉。须知到了1950年10月,吴大羽即离开杭州艺专。所以袁运甫晚年说他是吴大羽最后的学生,他是有资格这样说的。如果说杭州艺专是袁运甫的起点,北京的中央美术学院则是他的进阶。由于院系调整,1953年初,袁运甫来到北京中央美术学院,那时的校长是徐悲鸿,校内有一批艺术名师。这种经历使袁运甫深入南北两大名校,极大地开拓了他的眼界。

光华之路,也可以称为第三条路。这是一条既区别于全盘照搬西方绘画形式,也区别于简单强调艺术为政治服务的艺术本体发展道路。主张向现代西方学习,向古老的中国传统学习,向生动的近现代民间艺术学习,形成立足本土、兼容并蓄的中国现代艺术风貌。以二十世纪中国现代艺术发展之路的代际关系看,徐悲鸿、林风眠、吴大羽、张光宇、卫天霖、庞薰琹、雷圭元、潘天寿等人属于第一代,张仃、祝大年、吴冠中等人属于第二代,袁运甫和他的同辈人属于第三代。2010年春夏,与袁运甫情谊交厚的张仃、吴冠中相继离世。那年12月,我和朋友们在798的艺术中心策划举办了《袁运甫绘画六十年特展》。述说这三代历史的最有机缘、有资格的人,无疑属袁运甫,他在这条光华之路上又前行了八年,也承担了代际传承的使命。

用审美提升社会的正能量

学家李政道先生发来情真意切的唁电也就不奇怪了。

袁运甫的大量公共艺术作品,与一味用主题性题材来作为内容不同,强调艺术本体的审美性和高格调,“尊德行而道问学,致广大而尽精微”,有时甚至在夹缝里,寻求艺术的放大。用艺术影响人,用艺术改造社会,用审美来提升社会的正能量和品质,用艺术的形象树立国家的形象是他的理想。他不断超越自我,超越过去,体现了与新中国同步而起的艺术家自信自强的精神气量和格局,影响了无数的后来学子,因而产生了极大的社会影响力。

过去,袁运甫先生在我们身边,在人群里。这反而使我们看不清他。现在他走了,进入到他的前辈、师长群体里,作为光华之路的第三代艺术家的传人,关键人物,反而使我们更看清了他。他是一个了不起的杰出的艺术家、艺术教育家,随着他的去世,对他的评价才真正开始。

(作者为北京势象空间创始人,清华大学吴冠中艺术研究中心副主任、研究员)

袁运甫不仅是光华之路三代艺术家的代际传人,更是光华之路艺术精神的传人,归结为有力的三个字:大美术。

吴冠中先生曾评价袁运甫“寰宇无限量”,这是对袁运甫艺术广度和思想深度的概括。

袁运甫大胆地提出和坚守了“大美术”的艺术主张。他的艺术创作,横跨水墨、彩墨、水粉、水彩、油画、素描、雕塑、壁画、装置、工艺美术、环境设计等纯艺术领域和环境艺术、公共艺术诸多领域,在每一领域都有出色的作品。

以北京地区的壁画和公共艺术而言,即有1977年的毛主席纪念堂北大厅壁画(与黄永玉合作)、1979年首都机场壁画《巴山蜀水》、北京太庙《中华和钟》、中华世纪坛世纪大厅超大型壁画、大型群柱和天顶的总体设计、首都机场新航站楼进关大厅的重彩壁画、在天安门广场四周主体建筑和长安街的中轴线上,在国家大剧院贵宾厅和公共区,燕京饭店、建国饭店、建国门地铁站、北京发展大厦和许多部委的公共空间,都留下了艺术家的作品。他的作品和这个城市紧密联系在一起,就在我们的身边,为这座城市艺术的现代化做出了贡献。

1957年的建国门早市、1960年的敦煌唐塑、1961年的北京厂甸庙会、1962年的西湖、1972年的河北李村、1973年的长江写生……在上世纪六十、七十年代,中国社会的变动复杂,画家很难安放平稳的画架,但袁运甫的艺术创作织成了一幅幅连续的水彩、水粉画卷,和他参与创作的《长江万里图》素描稿一样,成为时代的记录。

袁运甫艺术展览活动不断,无论是在中国美术馆、故宫博物院、国家博物馆,还是在798艺术区,每次都催生了观展和讨论的热潮。有多种画集行世,并有《悟艺集》和《有容乃大》两本文集。他的艺术活动和教育活动将近70年,体现了巨大的事业心和宏伟的创造能量。

袁运甫最为推崇他的老师张光宇先生,是张光宇、张仃开启的“大美术”理论的最忠实的实践者。他数十年的艺术实践和教书育人,无不贯穿着大美术思想。

他的大美术非但不排斥纯艺术,且往往从纯艺术开始,落脚点却是和人民群众最紧密最广泛的社会需要,因而重视装饰、设计并涉足实用美术的各个方面,对象在不断扩大,趣味格调亦在升华,其根本的着眼点,从“小我”转向“大我”,从自娱转向社会共享,让作品在更大的公共空间与观众见面。其灵魂则是发现与创造,一切为我所用,从不固步自封。以开放的态度看西方,以创新的态度看传统,以对话的态度看科学。所以当他去世,着名华裔

袁运甫

1933年出生于江苏省南通市。清华美院教授、博导、中国国家画院公共艺术院院长。曾任原中央工艺美术学院特种工艺美术系副主任、主任,装饰艺术系主任,第九届全国政协委员,中国美术家协会理事,清华大学张仃艺术研究中心主任,2007年荣获中国文联颁发的“第六届造型表演艺术奖造型艺术成就奖”。

主要壁画作品有《长江万里图》(北京饭店)、《巴山蜀水》(首都机场)、《中国天文史》(地铁建国门站,与夫人钱月华合作);曾为人民大会堂、国家大剧院、中华世纪坛、北京建国饭店等地创作大型公共壁画作品。

文章标签:身边 我们 人群

网友评论
请登录后进行评论| 热度:

请文明发言,还可以输入140

您的评论已经发表成功,请等候审核

小提示:您要为您发表的言论后果负责,请各位遵守法纪注意语言文明

微信 QQ空间 微博    
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

©长乐生活网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